你的位置:夜色资讯 > 精品推荐 >

金庸笔下有3个桥段格外解气,主角“以恶制恶”,让邪派下场楚切


发布日期:2022-09-11 15:39    点击次数:168

金庸笔下有3个桥段格外解气,主角“以恶制恶”,让邪派下场楚切

武侠故事的中枢是什么?当然是“褒善贬恶”,金庸也说过,我方的故事重心在于一个“侠”字,而非“武”字,读者可爱看武林妙手对决也普通,但也不要忘了武侠故事的主旨在于宣扬侠义精神,也正因为如斯,书中的那些主角们经常会被设定得相比仁慈。

比如张无忌,他生来情切寡断,即等于靠近昔日逼死我方双亲的正道群雄,他也弥远无法饱以老拳,以至于读者读起来不免有种憋闷的嗅觉。

而金庸笔下也不全是张无忌这种“圣母心”泛滥的变装,至少有三个桥段就格外解气,刚直妙手们“以恶制恶”,让坏人落得的楚切结局。

一、段誉不测打败鸠摩智

《天龙八部》中那“大轮明王”鸠摩智固然险些莫得杀过人,但他为人下流,狼心狗肺,为了夺得六合武学阴事,他没少做赖事。

(鸠摩智剧照)

关于段誉而言,鸠摩智可谓是他的一世之敌,段誉屡次在鸠摩智手中吃瘪,不外到了西夏枯井一战,段誉终于意气振奋了。

此时的鸠摩智决然走火入魔,伶仃内力难以自控,而段誉则在王语嫣偶然间咬中鸠摩智的曲池穴后吸走了鸠摩智的内力,此时段誉用的当然是北冥神功。

很显然,凭据书中的设定来看,北冥神功就是一门邪功,书中说得很明确:“群众练功,皆自云门而至少商,我狂放派则反治其身,自少商而至云门,拇指与人相接,彼之内力即入我身,贮于云门等诸穴。然敌之内力若胜于我,则海水倒灌而入江河。”

而段誉自身也深知这极少,他在入门北冥神功之时就有此感叹:“段誉浩叹一声,蒙胧合计这门功夫颇不光明,引人之内力而为己有,岂非有如偷盗旁人财物?殊区别正人正人之道,便想弃之不观。”

(段誉剧照)

但此时北冥神功却成了委的确理上的神功,因为段誉用它相连了犯警多端的鸠摩智,那鸠摩智终身所求等于“习得伶仃迥殊神功”,此时的他却功力尽失,可谓浪费无功一场空,半辈子的努力都付诸东流,这算是对他所行之恶最佳的惩责。

二、虚竹大战丁春秋

如果说段誉以北冥神功惩责鸠摩智还仅仅无心之举,那么虚竹折磨丁春秋就是额外为之了。

那丁春秋是个罪恶滔天之人,尽管《天龙八部》中有“四大恶人”的说法,但很显然,丁春秋之恶毫不在四大恶人之下,这人欺师灭祖,糟塌同门,以致还自力新生莳植了一帮小魔头,这辈子就没干过一件人干的事,他死不及惜,但要是让他死得太欣喜,那读者可就不欣喜了。

于是少室山大战时,金庸安排虚竹给了丁春秋一个迥殊折磨的结局。

(虚竹剧照)

以虚竹那时的水准,要制服丁春秋其实很陋劣,书中也强调过,此时虚竹的内力远在丁春秋之上,又身兼狂放派各项神功,二人的对决只会是虚竹胜出,而虚竹则在灵鹫宫女的开发下选用了最狠的样貌去制服丁春秋,他用了那死活符。

死活符无疑是一门邪功,昔日童姥等于用这招式制服了三十六洞与七十二岛的人,精品推荐中了死活符之后,只可依期服食童姥给的解药方可破除体内之毒,不然就会生不如死。

不外这毒用在丁春秋身上则恰到公正,这家伙就是个善于用毒的卑劣之人,看他被死活符折磨得不可人样,读者当然是认为他自讨苦吃。

(丁春秋剧照)

你看丁春秋有多惨:“丁春秋顷刻之间,但觉缺盆、天枢、伏兔、天泉、天柱、神道、志室七处穴道中同期麻痒难当,直如屡见不鲜只虱子同期在咬啮一般。这酒水化成的龙脑中附有虚竹的内力,寒冰入体,立时化去,内力却留在他穴道经脉之中。丁春秋七手八脚,不休在怀中掏摸,持续服了七八种解药,通了五六次内息,穴道中麻痒却越加利害。”

怎一个“爽”字卓著。

三、黄蓉智斗欧阳克

要说金庸笔下最狠心的刚直妙手,那还得是“双雕”中登场的黄女侠。

其后的黄蓉随夫君郭靖一同战死襄阳,成了群众敬仰的女侠,但你可别忘了,她是“东邪”黄药师的男儿,曾经被江南七怪视为“小妖女”,你说她身上没点儿邪性,可能吗?

昔日黄蓉对欧阳克做出的攻击之举就堪中意狠手辣。

(黄蓉剧照)

那欧阳克是个下流不知廉耻,身边已有侍妾多数,他却仍想获取黄蓉,以致不吝用强,那时若非洪七公入手阻遏,惟恐黄蓉真会遭了他的难办。

但是黄蓉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她的“邪性”在免强欧阳克上体现得大书特书,她先细察了岛上一处险要之处,那绝壁上悬着一块千斤巨岩,惟有建筑好机关,便大致让那巨岩落下,于是一个粗暴的谋划在黄蓉脑海中萌芽,此其后的剧情读过原著的人也都剖判了,欧阳克被压在巨岩之下。

你且看欧阳克有多惨:“这巨岩离头顶尚远,但强风已逼得他喘不外气来,危境中急促后跃,岂知死后都是树木,后背重重地撞到一株树上,这一撞力道好强,喀喇一声,那缔造断,离散的木片纷纷刺入背心。他这时只求奔命,那里还知痛楚,英勇跃起,巨岩离顶心已只三尺。在这刹那间,已自吓得木然昏倒,忽觉领口被人收拢了向外急拖,竟将他身子向后拉开数尺,但终究为时已晚,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欧阳克长声惨呼,目下烟雾实足,砂石横飞,浑不知这变故怎样而来,决然晕去。”

(欧阳克、黄蓉剧照)

欧阳克不仅双腿被废,背后还刺满了木刺,统统这个词人也动掸不得,不错假想那是多么锥心彻骨的痛,可那亦然他该死。

段誉、虚竹、黄蓉的做法似乎与大部分民气中的“正道妙手”形象不符,但金庸也在《笑傲江湖》中借任我行抒发过我方的作风,他说:“无论好人坏人,学武功等于要伤人灭口。武功本身无所谓善恶,用之为善即善,用之为恶即恶,拳脚兵刃都是一般。”

是以对待恶人时,正道侠士们给与一些相比极点的要领也未始不可,这么的桥段也的确是大快民气。



友情链接: